1. <tbody id="kgli8"><nobr id="kgli8"><sub id="kgli8"></sub></nobr></tbody>

          <tbody id="kgli8"><listing id="kgli8"></listing></tbody>

          <mark id="kgli8"><tt id="kgli8"></tt></mark>
          <mark id="kgli8"></mark>
            <code id="kgli8"><var id="kgli8"></var></code>
            
            
          1. <menuitem id="kgli8"></menuitem><tbody id="kgli8"></tbody>

              幼兒音樂智能的情境化評估與促進

              來源: www.halxjx.net 發布時間:2021-10-21 16:04
              論文地區:中國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教育論文
              這是一篇優秀的教育論文范文,主要從幼兒音樂智能的情境化評估與促進展開探討和分析,研究一參考多元智能理論中《多彩光譜》評估方案的設計,并結合音樂基本樂理構建了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研究二針對音樂智
                 這是一篇優秀的教育論文范文,主要從幼兒音樂智能的情境化評估與促進展開探討和分析,研究一參考多元智能理論中《多彩光譜》評估方案的設計,并結合音樂基本樂理構建了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研究二針對音樂智能各個子智能,設計了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促進方案。

                 摘要:基于加德納提出的多元智能理論,針對八種多元智能中的音樂智能展開研究。研究一參考多元智能理論中《多彩光譜》評估方案的設計,并結合音樂基本樂理構建了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研究二針對音樂智能各個子智能,設計了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促進方案。

              第一部分  文獻綜述

              1  概念界定
              1.1  音樂智能
              20 世紀初,比奈  (Binet)  提出智力測驗后,就一度風靡全球,智力測驗也成為了最實用最普遍的科學工具。但隨著信息加工心理學的不斷發展,這些依靠智力理論編制出的智力測驗,很難揭示內在心理過程,這種智能一元化的測驗方法并不能完整的包含人類各個方面的智能。于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心理學家、哈佛大學教授加德納  (Gardner)  提出了多元智能理論,加德納所提出的智能  (intelligence)  指的是解決問題和制造產品的能力,包括八種同樣重要的智能,分別是語言智能、邏輯-數學智能、音樂智能、身體-動覺智能、空間智能、人際智能,自我認知智能和博物學家智能。
              音樂智能是感受、辨別、記憶、改編和創造音樂的能力,集中表現在節奏和音調兩方面的感受力上,這種智能最突出的表現在歌唱家、作曲家以及演奏家身上。關于音樂是不是一種智能的問題,音樂腦機制的研究給出了證據,大眾普遍認為音樂由右腦控制,但隨著現代神經科學與信息科學的發展,更多的研究者提供了相關證據,左額葉和頂葉皮層處理與時間相關的音樂特征,例如,簡單的音階和拍子就由對應的腦機制進行控制  (Tillmann,  Janata,  & Bharucha, 2003)  。對音樂節奏的研究顯示,個體的節奏加工障礙與大腦左側顳頂聯合區的受損相關,表明了左側顳頂聯合區在節奏加工中的重要性  (Di  Pietro,  Laganaro,  Leemann,  & Schnider,  2004)  。更有研究者通過現代腦電技術,將人類腦電圖轉化為音樂,前人記錄了健康人和癲癇患者的腦電信號,獲得了 BOLD 音樂,這樣不同的音樂可以成為判定癲癇癥狀的依據  (Lu et al., 2018)  。音樂智能雖然作為一種獨立的智能存在,但它與其他智能也會相互影響。人類發展至今有兩種交流的方式,一種是語言,另一種就是音樂,音樂也同語言一樣,有一定的句法結構和規則,因此音樂智能與言語智能之間也存在著一定的關系  (葉錚,  周曉林, 2006;  周臨舒,  蔣存梅,  楊玉芳,  2012)  。16 世紀末,我國音樂理論家和數學家朱載堉發明并創造了“十二平均律”,這十二個音律的確定是通過開方運算的方式創造出來的等比數列,由此音樂與數學也產生了密不可分的關系。音樂和數學之間的聯系,就體現在兩個學科領域都使用數字、固定公式和比率計算的方式  (Vaughn, 2000)  。Haley (2001)  研究了學習過樂器的四年級幼兒對其學習成績的影響,數據表明,四年級之前學習過樂器的學生在數學成績上的得分高于其他組的學生。
              .............................

              2  音樂智能情境化的研究進展
              2.1  智能情境化的定義
              多元智能理論著重強調的是智能的社會性,當教師傳授的知識轉變為處理實際問題的能力,這才能稱為智能。在這樣的概念下,就要求教師傳授的智能需要在對應的社會文化情境之中  (Gardner & Hatch, 1989)  。智能情境化是相對于脫離真實生活情境的方式而言的,比如音樂智能來說,如果一份樂理知識的試卷分數很高,并不能說明音樂智能水平很高,一定是在社會文化情境中有很高的音樂素養,甚至創造出很好的曲子的人,就可以說他具有很高的音樂智能。
              2.2  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的研究進展
              現代教育中對學生能力的評估通常是以“紙筆測驗”的形式,即我們所熟悉的考試。這種方式具有客觀性、可操作性等諸多優點,但學生的能力通過一個絕對的分數來評估,缺乏了實際社會文化的情境性因素。近年來“高分低能”等詞語就深刻的描述出了傳統紙筆測驗的不足之處。加德納認為,紙筆測驗這種評估方式是與課程教學相獨立的,這種方式是在教師完成教學任務后,將學生組織起來,在特定的時間地點進行的“絕對性評估”。而情境性評估則與之不同,它是與學生學習過程緊密相連的一種“形成性評估”,情境性評估不止是一個分數,更是學生能力的一種體現。因此加德納提出的多元智能情境化評估,即評估應該在真實的生活學習情境中進行,與實際的學習活動相聯系,使情境成為學習的一部分。
              國內外對智能的情境化評估進行了研究。加德納提出“多彩光譜”評估方案是基于幼兒智能多元化和非普遍性智能觀提出的。多彩光譜方案是一種符合幼兒發展規律、教師能夠因材施教的發展性評估方案,它的評估結果與以往給幼兒“貼標簽”的評估方式不同,是通過有意義的、積極的評價使幼兒獲得“優勢帶動劣勢”的全面發展。這種評估方式的主要理念是認為每個幼兒都有其各自擅長的智能,會在自己擅長的智能中發光,一旦這種智能被發現,教師就能根據每個幼兒不同的閃光點設計個性化的教學方案,識別和培養幼兒的優勢智能并不斷強化。“多彩光譜”主要通過學習區的方式進行評估,即評估中設計的活動都是在具體的場景中展開的,它關注被評估者與具體情境之間的相互作用,而教師作為評估者,需要在活動區域觀察幼兒的活動,并對幼兒在真實場景中的表現進行記錄。戴維·拉奇爾  (David Lazear)  也提出,教師對學生的評價必須基于真實情境,換句話說,就是教師的評價是學生在真實生活情境中面對的真實生活挑戰,由此要求教師必須深刻理解評估點的基本概念,將評估重點放在學生基于問題的表現上,而不是學生記憶的知識點  (戴維.拉齊爾, 2005)  。
              ............................

              第二部分  問題提出

              1  前人研究的局限
              前人對于音樂智能領域的研究,涉及的方面很廣,無論在理論研究、智能測評以及音樂教學方法等領域,國內外都進行了相當豐富的研究。在我國提倡素質教育的大環境下,加德納的多元智能理論是十分符合這一教育理念的。多元智能所秉承的教學觀并不是一味追求成績的高低,而是更加注重學生多方面能力的培養,注重社會實踐能力,避免“高分低能”的情況發生。通過對現有文獻的分析,對音樂智能的研究還存在以下不足和有待探索的地方。
              第一,前人對于音樂智能的研究,重理論而輕實踐。多元智能理論提出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后人在此基礎上也不斷對這一理論進行完善。整個多元智能的教育理念已經非常的明確,但是根據這一理論,真正落實到教育中的研究卻非常少。如何將這樣一種理論真正落實到教育中,使之受益于學生,這也是研究者們該考慮的問題之一。
              第二,現有研究將音樂智能的評估和促進兩部分進行分割,沒有進行連續統一的研究。從已有研究來看,現階段大部分研究者對評估和促進分開研究,并沒有進行統一整合。這樣研究就存在一個問題,評估研究出的評估方式只是一個靜態的工具,促進進行的教育教學是否真實有效,這是現有研究的弊端。而真正落到實處的研究是,對于評估方案進行深入考核后,對學生進行教育教學活動,教學活動完成后,再次進行評估,這是一個系統完整了解學生音樂智能的過程。
              第三,對于音樂智能的研究方法,還停留在文獻法、個案法以及問卷法的基礎上。對現有研究所采用的研究方法進行分析發現,多數研究采用文獻綜合或者問卷的形式,這樣的方法情境性會差一些,可能會掩蓋真實教育環境所遇到的問題。縱觀音樂智能領域研究者的背景來看,教育學背景和音樂專業背景居多,而心理學背景研究者較少,這也可能是實驗方法用于這一領域較少的原因之一。
              .............................

              2 研究問題及思路
              針對前人研究的局限,本研究擬嘗試構建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及促進方案。研究分為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的構建,第二部分是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促進方案的構建。
              研究一將音樂智能分為節奏和音調兩部分。音樂耳朵測試  (MET)  由 Wallentin,Nielsen,Frisis-Olivarius,Vuust 和 Vuust 設計。遵循音樂能力測試的傳統,它在節奏和音調領域中包含不同的問題,共有 104 項。這項紙筆測試是針對正常成年人創建的。它的主要優點是可以在較短的測試時間內提供客觀可靠的信息。但是,由于采用了紙筆法,參與者沒有對其表現的直接反饋  (Wallentin, Nielsen, Friis-Olivarius, Vuust, & Vuust, 2010)  。本研究以 MET 對音樂智能的劃分為依據,與 MET 不同的是,本研究將采用情境化的評估方式,拋棄以往“紙筆測驗”的形式,通過一對一情境化評估方式對幼兒音樂智能進行測驗,并對最終形成的測評方案的質量進行分析。
              研究二針對評估方案的主要測評點,對幼兒進行有計劃的情境化教學活動,促進幼兒音樂智能,最后再用經過檢驗的評估方案進行教學,以查看教學活動是否真實有效的促進了幼兒的音樂智能的發展。
              圖 1  幼兒音樂智能評估表的總體結構
              圖 1  幼兒音樂智能評估表的總體結構
              .............................

              第三部分  研究方法 ...................................... 10
              研究一  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的構建 ......................................... 10
              1  研究目的 .............................. 10
              2  研究方法 ....................................... 10
              第四部分  總討論 ............................... 22
              1  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與促進方案的有效性 ................... 22
              2  研究的不足與展望 ............................... 23
              3  教育啟示 .................................... 24
              第五部分  結論 ............................... 26


              第四部分  總討論

              1  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與促進方案的有效性
              加德納多元智能理論中提出的“多彩光譜”不止是簡單的一種評價工具,而是通過生動有趣的情境化課程來促進幼兒智能發展,是一種將教學促進過程和評估過程融為一體的綜合方案  (張莎莎, 2011)  。本研究基于此,分別構建了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和促進方案。研究一選擇了 117 名 4-6 歲幼兒對評估方案的質量進行檢測,結果發現評估方案具有較高的信度和效度,這也表明構建的評估方案能夠客觀反應幼兒的音樂智能。這種情境化的評估方案相比紙筆測驗、問卷調查等方式更具有優勢。紙筆測驗使幼兒固定在特定的環境內,得到的結果未必能真實反應幼兒音樂智能水平。本研究也采用“3-6 歲幼兒多元智力評定問卷”進行校標對比,但呈現中等相關,究其原因是問卷沒有評定方案的系統性,只是讓教師判斷一些籠統的與音樂智能有關的問題,比如“喜歡聽音樂、觀看歌舞節目”。反觀評估方案,各子智能的確定是依據音樂的分類,然后結合幼兒音樂智能發展特點,針對各子智能設計題目,采用情境化進行施測,并沒有讓幼兒感覺在“考試”,而是讓幼兒在輕松愉悅的游戲中完成任務,從而測得幼兒的音樂智能。
              構建幼兒音樂情境化促進方案是研究二的主要目的,由于幼兒園客觀條件限制以及疫情影響,促進課程只進行了兩個月,這兩個月的情境化課程對幼兒的音樂智能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情境化促進方案相比傳統的傳遞-接受式教學方式,更有沉浸式的體驗,促進方案所設計的課程都是從具體的情境出發,讓幼兒在無意識中進行心理活動,從而學習音樂知識。比如在確定幼兒已經掌握基本的節奏規律后,讓幼兒體驗模特走步,也許初次聽到這樣的課程設計會有疑問,模特走步與音樂節奏有什么關系,其實設計這樣的情境就是讓幼兒在無意識中學會,如何聽一段音樂中的節奏,并根據音樂節奏走出具有自我個性的模特步,這節課在實踐過程中也取到了很好的效果,幼兒不僅在輕松愉悅的氛圍中切身體驗如何找準節奏,也激發了幼兒的對于模特這個職業的創造想象。情境化促進方案均是在富有創造力的情境中,讓幼兒無意識學會枯燥無味的樂理知識,以至于幼兒在結束課程時,均表示對課程的不舍和對音樂的興趣。
              表 1  音樂智能評估方案的驗證性因素分析結果
              表 1  音樂智能評估方案的驗證性因素分析結果

              ..............................

              第五部分  結論


              本研究通過構建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和促進方案,在本研究條件下,得到如下結論:
              (1)  構建的幼兒音樂智能情境化評估方案信效度良好,4-6 歲幼兒音樂智能呈現隨齡發展趨勢,且幼兒音樂智能不存在性別差異,均表明構建的評估方案有效。
              (2)  對 5-6 歲幼兒進行音樂智能情境化促進,實驗班相較對照班在音樂智能上有所提高,表明構建的促進方案有效。
              參考文獻(略)


              返回頂部
              必赢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