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kgli8"><nobr id="kgli8"><sub id="kgli8"></sub></nobr></tbody>

          <tbody id="kgli8"><listing id="kgli8"></listing></tbody>

          <mark id="kgli8"><tt id="kgli8"></tt></mark>
          <mark id="kgli8"></mark>
            <code id="kgli8"><var id="kgli8"></var></code>
            
            
          1. <menuitem id="kgli8"></menuitem><tbody id="kgli8"></tbody>

              論刑事訴訟中的品格證據

              來源: www.halxjx.net 發布時間:2021-10-20 16:33
              論文地區:中國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法律論文
              這是一篇優秀的法律論文范文,主要從論刑事訴訟中的品格證據展開深入的探討,本文主要是表達自我對中國品格證據適用原則與規則體系的構思與設想,然而囿于學術水平有限,對品格證據相關問題的探討與研究不夠全面、深
                 這是一篇優秀的法律論文范文,主要從論刑事訴訟中的品格證據展開深入的探討,本文主要是表達自我對中國品格證據適用原則與規則體系的構思與設想,然而囿于學術水平有限,對品格證據相關問題的探討與研究不夠全面、深入,但還是希望能夠引發專家學者對本領域的關注,以規范當前存在的問題,讓品格證據在中國未來的刑事訴訟程序中發揮重要作用,為法治現代化貢獻力量。

                  摘要:結合當下司法實踐中對品格相關證據運用的現狀,以比較法的視角考察域外品格證據規則的發展,以期為我國品格證據適用原則與規則的構建提供借鑒方向。本文主要是表達自我對中國品格證據適用原則與規則體系的構思與設想,然而囿于學術水平有限,對品格證據相關問題的探討與研究不夠全面、深入,但還是希望能夠引發專家學者對本領域的關注,以規范當前存在的問題,讓品格證據在中國未來的刑事訴訟程序中發揮重要作用,為法治現代化貢獻力量。

              1 品格證據的基本概述

              1.1 品格證據的概念
              品格證據的概念建立在對“品格”闡釋的基礎上。
              中國法與域外法品格證據規則發展差異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對“品格”含義的理解不同。“品格”在《現代漢語詞典(第 7 版)》中的解釋為“品性;品行”“兼指品質和人格”“在處理人們之間的關系和事件中,通過言行表現出來的精神面貌的本質和特點”[1]。我國的一般觀念認為,“品格”是在道德層面對一個人品德行為的綜合評價,具有一定主觀性。若允許品格證據進入到刑事訴訟領域并作為證據使用,必定會與證據客觀性的基本屬性背道而馳,最終影響案件裁判的準確性與公正性。與之不同的是,在整個普通法世界被視為最具權威性的文本——《墨菲證據論》(Murphy on Evidence)中,認為“品格”一詞的含義最少有以下三種不同的表述:其一,指的是一個人在他所生活工作的環境以及人們都熟識他的區域中所具有的名聲或聲譽;其二,指的是一個人以特定方式行為的習慣;其三,可以指一個人過去的行為或者事件,即先前行為,比如被告人的前科記錄等。[2]不僅如此,美國《聯邦證據規則》中依據品格證據適用的主體對象不同而細化分類以酌情適用。而我國通常所理解的“品格”僅僅是上述第一層含義,由于這種含義理解上的狹隘造成了實際適用中出現誤解與偏差。
              根據對“品格”的廣義闡釋,可將品格證據的概念歸納為:在刑事訴訟中,用于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等訴訟相關主體的品德、一貫行為方式以及先前其他行為等與案件有關聯的,對案件事實認定、證據審查、罪名確定、刑罰裁量等刑事訴訟活動具有重大影響的證據材料。
              論刑事訴訟中的品格證據
              論刑事訴訟中的品格證據
              .............................

              1.2 品格證據的種類
              品格證據因其相關聯的對象不同以及對抗的立場不同而被劃分為不同的種類。具體而言,根據品格證據概念的內容,可以從證明客體、證明內容以及品格性質三個不同的判斷角度對品格證據進行種類劃分。
              1.2.1 被告人品格證據、被害人品格證據和證人品格證據
              以品格證據所要證明的客體為標準可以劃分成被告人的品格證據、被害人的品格證據和證人的品格證據三類。
              被告人的品格證據即證明被追訴人品格情況的證明材料。在刑事訴訟中,被告人的品格證據頗具爭議,也是英美法典中潑墨較多的證據類別,旨在證明被告人的犯罪目的、犯罪動機等要素,運用被追訴人的品行表現來印證案件事實。而被害人的品格證據則集中體現在有關性犯罪案件中的“強奸盾牌條款”[1]中,以及殺人案件中有關被害人具有暴力傾向品格的證據,都可以被用于證明被告人的行為系出于自衛的目的[2]。此外,在英美法系的法律論證中,對證人品格的判斷在審判中是非常重要的。證人證言以證人的信譽為基礎,而證人的信譽又是建立在證人品格基礎之上的。因此,證人的品格證據在交叉詢問中很有可能成為攻擊證人誠信的決定性因素。[3]美國《聯邦證據規則》第 608條(a)規定,在證人的品性受到意見、聲望證據或者其他證據的攻擊后,可以采納該證人具有良好誠實品性的聲望和意見證言。
              1.2.2 品德聲譽證據、行為方式證據和先前行為證據
              以品格證據包含的證明內容為標準,可以分為品德聲譽證據、行為方式證據、先前行為證據三類。
              品德聲譽證據包含個人的品德、聲譽等內容,即他人或自我評價。這是品格證據最基本、最直觀的內容。實質上,無論是證人、被害人還是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提供的言詞證據,都是與“人”相關的,因而或多或少都會呈現出具有主觀評判色彩的證據內容。通過對他人或自己品格的評價,以達到證明有無犯罪的目的。
              行為方式證據能體現個體特定的行為方式,即行為習慣。個體的內在品格與外在行為相輔相成:個體特定的行為方式能夠反映個體品格,并且品格會影響甚至決定人的行為方式。通過體現行為習慣的品格證據,可以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犯罪意圖、目的、動機等犯罪構成要件。這類品格證據對準確定罪量刑具有重要作用,往往可以適用于案件之中。
              ..............................

              2 品格證據在中國立法中的體現

              2.1 特殊主體:未成年人的社會調查報告
              未成年人社會調查報告即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的社會調查報告,包含判斷未成年人是否適用強制措施以及適用何種強制措施、是否適用附條件不起訴、是否適用社區矯正等集中體現在未成年人犯罪領域的證明材料。
              1985 年,我國批準加入的聯合國大會上通過的國際上第一個有關少年違法犯罪的指導性文件——《聯合國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標準規則》即《北京規則》,對社會調查報告做出了明確規定,在普遍的未成年人訴訟案件中要求在除涉及輕微違法行為的案件外,辦案機關應當依據社會調查報告,[1]了解未成年人的社會背景和家庭狀況、學歷、教育經歷等有關事實,以便對案件作出明智的判決。[2]2010 年六部門聯合頒布的《關于進一步建立和完善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配套工作體系的若干意見》,全面系統地規定了社會調查報告制度的相關內容:進一步明確要求公檢法司在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和執行刑罰時,應當結合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背景情況的社會調查,并綜合考慮案件事實和社會調查報告的內容;[3]社會調查的主體以司法行政機關社區矯正工作部門為主,其他相關部門或社會組織為輔;社會調查報告的內容包括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性格特點、家庭情況、社會交往、成長經歷、是否具備有效監護條件或者社會幫教措施,以及涉嫌犯罪前后表現等情況;社會調查報告適用于刑事訴訟偵查、起訴、審判、執行的各階段,在公安機關決定是否提請批捕和移送起訴、檢察機關決定是否起訴和提出量刑建議、審判機關進行教育和量刑以及司法行政機關實施刑罰方面發揮重要作用。[4]2013 年修訂的《人民檢察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規定》,對有關未成年人社會調查報告方面進行了較 2002 年版與 2007 年版更為詳細的規定,要求人民檢察院依照刑事訴訟法規定作出的不起訴決定和經附條件不起訴考驗期滿不起訴的,應當結合社會調查充分闡明不起訴的理由和法律依據。[1]2018 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 2018年刑訴法修正案)規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時,可以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進行社會調查。[2]2019 年 12 月發布的《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繼之前的版本再次明確社會調查報告的內容包括“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成長經歷、犯罪原因、監護教育等情況”[3],并將其性質定位為“作為辦案與教育的參考”,賦予人民檢察院對社會調查報告進行補充調查的權利。
              ................................

              2.2 特殊案件:認罪認罰案件中的社會調查評估
              認罪認罰案件中的社會調查評估是社區矯正適用意義上的,不等同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的社會調查報告。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適用是基于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社會危險性的判斷,并將認罪認罰的情況作為是否可能發生社會危險性的考慮因素,其中包含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品格相關的內容,依據對其品行的考察判斷社會危險性大小,最終影響案件是否得到“從寬”的裁判結果。
              2019 年 10 月“兩高三部”發布的《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對“從寬”幅度進行了明確:罪行較輕、人身危險性較小的初犯、偶犯,可以獲得更大從寬幅度,而罪行較重、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險性較大的累犯、再犯,則從嚴適用從寬幅度。《意見》的第九部分專門對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的社會調查評估作出了規定:認罪認罰中的社會調查貫穿于刑事訴訟的偵查、起訴、審判的各個階段,一般由公檢法機關委托司法行政機關的社區矯正機構,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家庭和社會關系、一貫表現、犯罪行為的后果和影響等進行社會調查評估,檢察機關與審判機關也可以根據上述情況自行進行調查評估,以作為緩刑或者管制的重要參考依據。
              實質上,認罪認罰案件中的社會調查評估是圍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品格證據相關要素為參考依據,以實現對其社會危險性的判斷,從而在被追訴人認罪并且認罰的基礎作出“從寬”適用刑罰的處理結果。從此角度而言,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為以品格證據為依據判斷社會危險性提供了可能。
              論刑事訴訟中的品格證據
              論刑事訴訟中的品格證據
              ..............................

              3 品格證據在中國的實踐...................................... 15
              3.1 品格證據認定的實踐路徑:顯性適用與隱性適用............................ 15
              3.1.1 社會調查報告的具體適用...............................15
              3.1.2 犯罪風險的評估與判斷.........................................16
              4 品格證據的域外考察......................................25
              4.1 品格證據規則在不同法系的不同命運.............................. 25
              4.1.1 大陸法系品格證據:有實無名......................................25
              4.1.2 英美法系品格證據:有名有實..................................26
              5 品格證據原則與規則的中國構建.....................................39
              5.1 品格證據法律地位的確定................................... 39
              5.2 品格證據的適用原則與規則.................................40

              5 品格證據原則與規則的中國構建

              5.1 品格證據法律地位的確定
              在法律文本上給予品格證據明確的定位是品格證據適用原則與規則構建的基礎,便于在實踐中對相關證據材料進行準確判斷。證據所要證明的內容必須與案件事實有關聯,關聯性的判斷是證據被采納的首要條件。品格證據之所以能夠作為證據出現在域外法典之中,主要是基于其本身與案件或多或少的聯系而具備的證據屬性。品格證據屬于證據法概念是毋庸置疑的,這也是構建中國的品格證據適用原則與規則必須要明確的問題。
              品格證據從中世紀的絕對適用到今天的排除適用,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但目前,由于我國并未將“品格證據”這一術語的內涵和外延在成文法中予以明確,因而對其是否具有證據屬性以及是否應該被采納的問題產生了疑問與困惑:如果品格證據得到法律承認的證據地位,那么它又歸屬于何種法定形式或種類呢?品格證據地位的確立是否意味著違背了品格證據排除規則呢?承認品格證據的法律地位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基于其與案件事實的關聯關系,并且是可以用于證明案件事實的材料,另一方面是符合我國傳統法律觀念與域外相關證據法的經驗。關于品格證據法定證據屬性的定位問題,是必須要明確的。當前,品格證據在我國刑事司法實踐中的表現形式主要以社會調查報告、社會危險性評估材料、前科犯罪記錄等書面證明材料為載體,以其內容來表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甚至罪犯的品格狀況,并以此為依據決定下一步的法律程序。相應地,書證作為八大法定證據種類之一,是以書面記載的內容和反映的思想來證明犯罪人的真實情況。而目前相關裁判文書中已將社會調查報告、前科劣跡證明等明確歸為書證。并且,通過書面的客觀載體也能對品格證據的適用提出更嚴格的要求。基于此,將品格證據歸類于書證較為適宜。
              .............................

              結論
              品格證據因其主觀性較強、易引發偏見、真實性難以確認等問題一直以來備受爭議,但品格證據具有的獨特訴訟價值是不可否認的,因而必須對其加以嚴格的限制。英美法以品格證據為中心構建了一套含有例外情況的排除適用規則,并根據現實發展進行逐步地完善與創新。中國成文法中雖未明確品格證據的認定與適用程序規范,但不可否認的是品格相關的證據材料在刑事訴訟司法實踐中頻頻出現。
              當前,隨著刑事司法體制改革,辯方的權利保障日益增強且控方權責日益明晰,使得刑事訴訟中控辯雙方的對抗性隨之增強。伴著數據時代下網絡社會的發展和自媒體的活躍使得品格數據挖掘技術愈發成熟,品格證據適用有望在未來刑事訴訟案件中扮演重要角色。然而,構建與完善品格證據制度是一項龐大的工程,尤其是在中國法域下。在世界格局多元化發展的今天,在符合中國實際的前提下,以借鑒域外法優秀經驗的同時,也必須慎重考慮品格證據的特征和中國司法實際的真實情況。在品格證據制度設計時,要立足中國法治發展的狀況,必須以謹慎適用原則為核心,在限制適用的例外部分充分發揮品格證據獨特的訴訟價值,以補強適用、企業品格證據同等適用為輔助,并順應技術發展的潮流以智能輔助認定為補充,考量目前法治發展階段與公眾接受程度。
              因此,本文結合當下司法實踐中對品格相關證據運用的現狀,以比較法的視角考察域外品格證據規則的發展,以期為我國品格證據適用原則與規則的構建提供借鑒方向。本文主要是表達自我對中國品格證據適用原則與規則體系的構思與設想,然而囿于學術水平有限,對品格證據相關問題的探討與研究不夠全面、深入,但還是希望能夠引發專家學者對本領域的關注,以規范當前存在的問題,讓品格證據在中國未來的刑事訴訟程序中發揮重要作用,為法治現代化貢獻力量。
              參考文獻(略)

              上一篇:涉第三方支付侵財犯罪的定性問題探討
              下一篇:沒有了
              返回頂部
              必赢亚洲